春秋第一贪污犯逆袭记

日期: 2020-09-23 00:15:02 人气: -

○摘自书籍《霸王的春秋:横空出世吴阖闾》作者: 吴闲云 , 电子工业出版社授权合作稿。

春秋第一贪污犯逆袭记

文:吴闲云

话说晋文公斩杀了吕省、郤芮二人,回到晋国后,大赦天下,表示对吕氏、郤氏等各大家族既往不咎。以前的两任君主,执政过于严苛,这样不好。现在要改行宽松政策了,请大家放心。 

但吕、郤各族的党羽甚众,虽见了赦文,却更加不自在,经过这些年的残酷斗争,谁敢轻易相信谁啊。很快就谣言四起,不能平息。 

晋文公虽然登上了国君的宝座,却整日忧心忡忡,如坐针毡。怎样才能快速整合好这个烂摊子,一时也没有好的对策。 

忽然有一天清晨,有个叫头须的人来到宫门外,要求见上晋文公重耳一面。 

重耳现在已经是一国之君了,不是什么平民老百姓想见就可以随便见到的,看门的门卫又不认识他,还以为是来了个上访的,所以就被门卫挡在了门外,不让进去。

但头须执意要见,否则他就围堵宫门不走了。 

那么,这个头须究竟又是什么来历呢? 

《左传》上说:“初,晋侯之竖头须,守藏者也。”

头须,是晋侯之竖,“竖”是什么呢?竖就是童仆、小臣、宦官的意思。 

他以前是重耳身边一个跟班的小弟,他的工作是“守藏”。 守藏者,就是看管财库、保管财物的人。 

接着,《左传》上继续说:“(文公)其出也,(头须)窃藏以逃。尽用以求纳之。” 

当年,晋惠公追杀重耳的时候,重耳从翟国出走。刚一出城没几天,那个管理财物的人,也就是头须,趁着混乱把大伙的钱财一股脑都卷跑了,害得大家苦不堪言。 

头须,就是那时有记录的最大的贪污犯,以工作职务之便,携公款私逃, 眼都不眨一下。 

重耳想到卫国去借点路费,但卫君闭门不见;想找野人讨点吃的,又差点挨了打。所以,这重耳的内心深处,是恨死了头须这个势力小人的。 

现在,晋文公熬出头了,终于当上国君了,头须则又主动跑上门,找他来了,“尽用以求纳之”。 

这句话可以理解为:他把钱花完了之后,又来找重耳请求收留他;或者他用尽了钱财上下打点,以求重耳能够收留他。 

总之,他把当初卷走的钱,都消耗干净了,这一点是错不了的。 

把人家的钱卷走了、花光了,没钱用了的时候,还敢厚着脸皮,再次大着胆子,来向人家要钱花,要官做! 

这就是头须的本事!若换成一般的人,早跑得远远的,再无脸相见了。

话说当时,晋文公重耳正准备洗头,头发已经解开,泡在水里刚一打湿, 突然听说头须在门外求见,顿时勃然大怒: 

“好你个头须!把钥匙交给你,叫你去守仓库,你居然黑良心,全部盗走,让寡人当了好几年的乞丐,今天你还来干吗?寡人不想杀你,快滚!” 

门卫就走出宫来,把晋文公的话对他说了一遍,让头须快点走。 

头须听得,略一沉思,突然抬头问道:“主公,他现在正在洗头吧?” 

门卫大吃一惊: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 

头须笑道:“只有洗头的时候,才会低着头,躬着腰,这时他的心就跟着身子反过来了,所以他说的话就是颠倒之言,他想见我还见不到呢!况且主公能免勃鞮之罪,能容吕、郤之族,难道就偏偏容不下我吗?我有安国之策见他,你快快再去通报,如果他还拒绝,那我就从此消失!” 

门卫就又进去,把头须的话都对晋文公说了。 

晋文公道:“这是我的过错!”马上就整了整衣冠装束,召头须入宫相见。

头须一进来,就跪在地上叩头请罪。 

晋文公余怒未消,还在对他当年卷款逃跑的事耿耿于怀。

头须解释道:“居者为社稷之守,行者为羁绁之仆,其亦可也,何必罪居者?国君而仇匹夫,惧者甚众矣。” 

什么意思呢?狡辩之词: 

当年,你流亡的时候,我悄悄脱离你,没跟你一起逃跑,你别生气,我这都是在帮你坚守阵地、守护社稷呀!而赵衰、狐偃之流,他们虽然紧紧跟随你一起走了,但他们不过是身不由己的奴仆而已,这十几年来,他们究竟又帮了你什么呀?有多大点贡献呀?什么都没有!你又何必要怪罪我呢?如果你一国之君和我这样的小人物成仇的话,那全国害怕你的人就不知道该有多少了! 

晋文公听了,默然无语了。 

头须就问他:“主公,你虽然已经杀了吕省、郤芮这两个人,但你知道这十几年来,他们两大家族在晋国发展的势力有多大吗?” 

晋文公蹙了蹙眉头,苦着脸回答:“很强大。” 

头须就说:“他们自知罪重,虽然你已经赦免了他们,既往不咎,但他们总还是疑神疑鬼,放心不下啊!这样终究对你不利,主公,你应该想一个万全之策出来,才好安心。” 

晋文公问:“计从何出?难道还像我老爸、老弟那样大屠杀吗?那一套解决不了问题的,我不想再杀人。” 

头须奏道:“臣有一计,不用杀人,可以对你好,对我好,对郤氏、吕氏大家都好。” 

晋文公问道:“是何妙计?” 

头须究竟出了个什么样的计谋呢?他这样说道: 

“以前,我为你掌管私人的小金库时,把你的钱都偷走了,使你一度沦为乞丐,我的罪过之大,杀头灭族也还不清了,这是全国的人都知道的。 

“现在,你不如再封我一个高官,还让我继续为你掌管国家的大金库,把国库的钥匙交给我掌管。这样,别人就都会说你不念旧恶,不记旧仇,有这么大的容人之量,有这么宽的海阔胸襟,自然也就群疑尽释矣!” 

这头须的胆量的确够大,价钱也的确开得够高。以前只听说过戴罪立功、将功赎罪的事,而身负重罪之人,还敢在君王面前漫天要价,恐怕除了他也没几个人了。 

晋文公曰:“善。”就封了他一个高官,又让他去掌管晋国的国库。 

头须又说,为了更快地起到效果,现在,就让我开着车带上你,围绕着国都游行一番吧! 

晋文公又点头曰:“善。” 

于是,头须为文公驾车,在国人面前好好地秀了一场。 

吕、郤的党羽们见到后,都悄悄私语说:“看来,重耳果然是个不计前嫌、宽宏大量的人,连头须这样的贪污犯也重用了,勃鞮这样的杀人犯也重用了,又何况于他人乎?” 

都不再想着造反了,都想去学头须,学勃鞮,自比管仲,去向晋文公效力讨赏。至此,晋国十多年的动荡,这才告一段落。

上篇:北宋灭亡的始作俑者

下篇:猫为何比狗高冷